驻马店网 - > 新闻中心 - > 文化 - > 文化动态 - > 内容阅读

归去来兮红尘远 心安宁处是故乡

来源:驻马店网   网络编辑:付琳   发布时间:14年05月22日08:05:48   放大 缩小 默认
转播到腾讯微博

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《驻马店手机报》,每天1毛钱,无GPRS流量费。

归去来兮红尘远 心安宁处是故乡

—— 温培雅著作《我们曾是文艺青年》的人物形象意义

 

□陈洪彦

读过长篇小说《我们曾是文艺青年》,我不禁对温培雅这个认识了十几年的小学妹肃然起敬。印象中她是个弱女子,擅长写散文,没想到初写长篇,驾驭得竟然如此娴熟:故事情节环环相扣,曲折有致;小说语言干净纯洁,风趣幽默;人物形象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。更重要的是,她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和归宿,让浸泡在红尘中的我们再一次发出对生命的思考和追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谁

 

我是谁?我们曾是文艺青年,怀揣一颗单纯而又晶莹的赤子之心上路。我们有着美好的理想,美好的理想也不过是将来的日子能更好一些,能拥有自己喜欢的事业,能拥有一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。再多一点,能够让我们的父母亲人过上幸福的生活,能够让我们的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。往往我们走着走着就背离了初衷,把一些身外之物一个个捡起背在肩上,渐渐地扭曲了自己,甚至迷失了自己。

主角刘宛晴,曾经是大学校园里的一枝花,众多男生心中的偶像。当她的初恋远走国外,音信渐无时,她重逢了当年的粉丝“凤凰男”徐鲁风,很快结为金玉良缘。她心性单纯,崇尚简单,但婚姻在进入“七年之痒”时出现了问题,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风雨交加,真是“风雨催花花何苦”。她虽然经历了种种波折,但内心还有一片晴天,宁静自守,最后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,终于云开日出、雨过天晴。

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,鱼戏莲叶间”——走出校门的何田田,虽然身姿像招展的莲叶一样婀娜多姿,但并不像莲一样出淤泥而不染。她想改变命运,把邓文迪当作人生偶像,试图通过男人来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,把男人像鱼一样戏了一个又一个,换了一茬又一茬,当“过尽千帆皆不是”时,转而吃起了“窝边草”,不惜对闺蜜刘宛晴横刀夺爱,其生命的指针始终找不到北,一直如莲叶一样飘来荡去。

米小朵,虽然出身像米粒一样卑微,生命像米粒一样弱小,但天生丽质,有美妙的嗓音。她试图让生命盛开成灿烂之花,而且曾一度一夜成名,但始终摆脱不了背后黑手的操纵,因此她成不了火红的玫瑰,更成不了雍容的牡丹,只能是小花一朵。为了出人头地,她先屈身于金钱势利,再幡然醒悟。

“芙蓉如面柳如眉,叫人如何不泪垂”,阅尽沧桑的严如眉奉行玩世主义与享乐主义,潇洒的背后让人读到的是辛酸。遭遇当今陈世美的尤水莲,由贤妇到弃妇最后到怨妇,她始终走不出自己,她总让人想起《红楼梦》里的甄英莲(真应怜)。“凤凰男”徐鲁风,一个出身乡村的潜力股,公司做得风生水起,家庭经营得貌似圆满幸福,但在追求的路上,走着走着就误入歧途。崔家正,一个表面慷慨光鲜、内心畸形猥琐的男人,用拼命的攫取和占有,来填补内心的自卑和空虚。卢森,一个似乎十分成功的“海龟男”,却承受着事业和爱情的双重煎熬,当“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”的时候,竟然从高楼纵身一跃。

人们都怎么了?我们到底要追求什么?或者干脆回归到根本,我是谁?来世间走一遭究竟要做什么?其实,对于茫茫空间,人不过是漂浮其中的一粒尘埃。对于悠悠时间,人只是从出生走向死亡的一个阶段性概念,所谓“寄蜉蝣于天地”,只是在天地间暂时寄存渺小身体的一个匆匆过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来自哪里

 

我来自哪里?如果忘记这一点,就忘记了根本,更容易“失其本心”。

我们兴致勃勃地走向未来时,应该经常想一想过去,回想过去,就是一次次精神洗礼,一次次灵魂沐浴。

从空间上说,人来自天地。人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实际上是天地间物质和能量的一种载体,一种存在方式,也可以说是由天地转化而来。人,来自天地,又回归天地,只是一个暂时的存在。人赤条条地来,又赤条条地走,不清楚这一点,就会以无尽的占有,让生命有更多的不能承受之重。

从身体上说,人来自父母。人源自父母的一滴精血,是父母的一件作品。父母永远是我们生命中的航标,经常瞻望,我们才不致迷失方向。

从地域上说,人来自故乡。故乡是祖辈父辈的居所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是一个人成长的环境,也是形成自身性格、才情的关键性因素,人在受到故乡的物质和精神滋养的同时,也被故乡打上了烙印。

从过程上说,人来自童年。龚自珍说:“人生思幼日。”普希金说:“那过去了的,就会变成亲切的怀恋。”人在渐渐老去,同时又不断追忆童年,对童年的怀想和美化,可以荡涤我们心中的污垢。

但另一方面,喧嚣浮世,红尘滚滚,花花世界,诱惑太多,如权势、金钱、名誉、地位、美色等,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,人们哪一样都想抓在手中,哪一样都不愿轻易丢弃,由此,生出嫉妒、仇恨,怨愤、失望、痛苦、悲观、绝望。作品中除了刘宛晴尚能保持本心外,徐鲁风“男人有钱就变坏”,忘记了挣钱的初衷,忘记了自己的来处,迷失在美色中。何田田试图“女人变坏就有钱”,视真爱如粪土,待金钱胜爹娘,为了“阿堵物”竟然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,又何曾有暇想一想自己的来处?米小朵,想改变不堪的命运本没有错,但错就错在不是通过个人的努力,而是拿自己的青春赌明天,名和利迷住了双眼。其他如崔家正由心理的失衡而嫉妒变态,卢森由痛苦失望到悲观绝望,严如眉因报复男人而玩世不恭,尤水莲因被抛弃而充满怨愤和仇恨。

幸福的人是相似的,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,而不幸的根源又基本是一样的,关键在于丢失了自己的本心,忘记了自己的来处,总觉得自己得到的太少或者失去的太多。不能在前行的时候,稍微停一停,回头看一看,不能从天地、父母、故乡、童年这些人生之“本”上来参照反思,以吸取新的力量,矫正自己正在走偏的脚步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去向何处

 

我要去向何处?我究竟想要什么?生命匆匆,终归泥土。能活出质量的生命极少能超过90岁,但人的有限生命,总想活出无限精彩,于是,我们各自从来处出发,不断寻觅,开始以为有金钱才会精彩,有权势才会精彩,有地位才会精彩,有荣誉才会精彩,有美色、美居、美食、美服才会精彩,转了一圈,或伤痕累累,或疲惫不堪。所幸,总还是有些人渐渐明白,在基本生存都不成问题的今天,其实精彩不在别处,而在你的内心。

刘宛晴在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、爱情的坎坎坷坷后,心灵更加宁静,生活更加简单,胸怀更加宽广,一切都更加释然,对于老公徐鲁风已释去前嫌,重归于好。对于害己不浅的无耻闺蜜何田田、卑鄙同学崔家正,也相逢一笑泯恩仇。对于康子楠父子多了几分理解和宽容,对于米小朵更有几分赞许和欣赏。

徐鲁风终于学会了珍惜,何田田开始明白人生真谛,米小朵最后懂得了放弃,就连富二代“绣花枕头”康子楠也明白了责任和担当。更值得一提的是崔家正和辛放。为了一己私欲做了不少坏事的崔家正,终于从物欲中挣脱,放弃了自己的公司,舍弃地位和金钱,只身一人远涉千里,默默无闻地做起了慈善公益事业,这是一种自我的灵魂救赎,更是一种本心的回归。不幸又不争、可爱又可怜的辛放最后选择了到边远贫困地区做了一名小学教师,而且很快就在那里扎了根,把那里当作了自己的世外桃源,漂浮的灵魂回归到大地。

人性本善,关键是不失其本心。作品中的人物都曾忘记过来处、迷失过自己,但“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”,最后历尽波折,又以不同的方式纷纷回归,让我们随人物命运而颠簸的内心,也安宁下来。刘宛晴们,不只代表他们,那一个个鲜活形象背后站立着的是一群群人。透过作品中的人物,我们仿佛看到了自己或者身边人的影子,他们的喜怒哀乐,他们的聚散离合,我们都似曾相识。读过作品,以人为镜,反躬自省,对于我们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,对于我们内心的安详和宁静必会大有裨益。

归去来兮红尘远,心安宁处是故乡。抵达幸福的道路不是用浮世红尘里的名利筑就的,而是用本真、善良、宁静、和谐的精神铺成。温培雅的长篇小说《我们曾是文艺青年》里的人物,用自身的经历和归宿告诉我们。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  • 上一篇: 全省“百城万场”系列广场文化活动全省“百城万场”系列广场文化活动
  • 下一篇: “薰衣草文化节”网络采风活动启动
  • 免责声明:
        1、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本网将及时处理。邮箱:zmdrbwz@163.com
        2、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13938357069 、 张万俊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,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。

    热点新闻


    驻马店日报社简介 | 驻马店网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驻马店新闻网QQ
     

    驻马店日报社主办 国内统一刊号: CN41-0017 邮发代号: 35-45
    版权所有:河南省驻马店日报社 地址:驻马店市解放路西段1056号 邮编:463000
    法律顾问: 李中海13938357069   张万俊13839933168
    投稿邮箱:zmdrbwz@163.com
    驻马店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     豫ICP备12023742号